<nobr id="hlbhj"></nobr>
    <em id="hlbhj"></em>

    <form id="hlbhj"><form id="hlbhj"><sub id="hlbhj"></sub></form></form>

      <ins id="hlbhj"><sub id="hlbhj"><p id="hlbhj"></p></sub></ins>

          我的“第二十條”
          發布日期:2024-02-27 來源:法治日報

          □ 王春毓

          電影《第二十條》的熱映,喚醒了我的記憶。

          早在2022年,秦皇島也曾發生過一起類似電影中的案件。一個簡單的看似普通的故意傷害案,KTV服務生毆打店內客人,致人輕傷。

          起因很簡單,某KTV短時停電,來店消費的兄弟倆欲從防火樓梯下樓徑行離開,服務生奉命堵在樓梯口要求客人等來電后乘電梯下樓結賬,雙方發生爭執。

          過程很混亂,來電后的監控顯示:兄弟倆拖拽服務生,服務生用力擠住樓道門不肯讓開,雙方拳腳相加。此后,兄弟倆的朋友、KTV的保安逐漸聚攏過來,雙方相互指責、推搡,此時的服務生穿過人墻反向行走,一旁的弟弟突然一拳罩在服務生頭部,服務生猛抬頭撞擊了弟弟的下頜部,弟弟捂住下巴退后,服務生仍揮拳多次擊打弟弟面部,被人拉開后弟弟鼻部流血離開就醫,人群散開,服務生倒地不動,身邊散落對講機、鞋子和其他物品。結局很明了,弟弟鼻骨骨折,構成輕傷二級;服務生頭部挫傷,構成輕微傷。

          服務生矮小,兄弟倆高大;服務生執拗,兄弟倆倔強;服務生看似履職,兄弟倆看似逃單。無賠償、未諒解。

          此案的焦點聚焦在故意傷害還是正當防衛?

          起初,樓道門處雙方存在互毆行為,但均未造成傷害后果。之后,服務生穿越人墻而走,弟弟突如其來揮拳向下擊打服務生頭部,服務生反作用力抬頭撞擊弟弟下頜部后其已經后退,是否應認為弟弟的不法侵害已經停止?服務生仍揮拳持續擊打造成弟弟鼻骨骨折,是否超過必要限度?是否應認定為故意傷害犯罪?

          對正當防衛緊迫性和適度的判斷,不能站在“上帝的視角”,不能做“事后諸葛亮”。弟弟雖然后退,但當時情境下,弟弟的突襲對服務生身體的傷害直接影響服務生心理安全,其后續拳擊行為應屬于被毆后的自然反應行為,不具有故意傷害的主觀故意,輕傷二級的后果,不應認為超過了必要限度。

          一部影視作品,如開閘的江水瞬間奔騰而下,沖擊力十足,驚心動魄、振聾發聵。而生活中的案件,則往往如涓涓細流,平常人普通事,市井小民草根生活。然而,細碎中包裹著命運和百姓的人生。

          審查一個案件,不僅要有專業的判斷,更需遵從自己的內心,考慮普通百姓的認知。法律的權威,來自老百姓樸素的情感期待,該案檢委會的討論,貫穿執法者的善意。法條是冰冷的,法律是有溫度的,檢委會成員一致認為服務生的行為系正當防衛,決定對他不起訴。

          (作者單位:河北省秦皇島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譚則章
          本站系非盈利性學術網站,所有文章均為學術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權利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

            <nobr id="hlbhj"></nobr>
            <em id="hlbhj"></em>

            <form id="hlbhj"><form id="hlbhj"><sub id="hlbhj"></sub></form></form>

              <ins id="hlbhj"><sub id="hlbhj"><p id="hlbhj"></p></sub></ins>

                  操逼视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