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hlbhj"></nobr>
    <em id="hlbhj"></em>

    <form id="hlbhj"><form id="hlbhj"><sub id="hlbhj"></sub></form></form>

      <ins id="hlbhj"><sub id="hlbhj"><p id="hlbhj"></p></sub></ins>

          新時代“區域國別法”學科建設對區域國別學發展的應有擔當
          發布日期:2024-01-29 來源:中國東盟法律研究中心 作者:張曉君



          2022年9月,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印發《研究生教育學科專業目錄(2022年)》,正式將區域國別學列為一級學科。加快區域國別學科建設是順應新時代新發展格局的要求,也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需要。


          當前,區域國別學并未劃定明確的學科內容和范圍,其具體研究對象與研究內容仍處于探索階段。但官方文件對區域國別學的交叉學科屬性予以了明確,該屬性直接決定區域國別學知識體系建設需要了解和研究重點國家和區域的經濟、政治、歷史、文化、法律、語言等基礎領域內容。以這些研究領域為基礎產生的經濟學、政治學、歷史學、法學、外國語言文學、民族學(人類學)、社會學等學科都是區域國別學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區域國別法”是區域國別學科不可或缺的學科發展方向之一,新時代“區域國別法”學科建設應展現對區域國別學的擔當。


          “區域國別法”概念的提出與學科建設的緊迫性


          目前,我國還沒有正式的區域國別法學科,但“區域國別法”相關的研究工作已有所開展,并已取得一些成果。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于2019年成立了國別法研究室,研究領域為區域與國別法律問題,重點研究西方國家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法律。中國政法大學于2009年成立了比較法學研究院,該研究院有12個區域國別法相關科研機構,包括美國法研究中心、俄羅斯法研究中心、歐盟法律研究中心、羅馬法與意大利法研究中心、拉美和加勒比地區法律和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等。上海交通大學于2012年成立了歐盟法中心,該中心以整合歐盟法研究方向的人才為目的,著力于歐盟公司法、貿易法、仲裁法等領域的教學和研究。同濟大學于2011年成立了德國法與歐盟法研究中心。西南政法大學于2010年成立了中國—東盟法律研究中心,并以此為依托建立了區域國別學院,著力于東盟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法律研究。


          除了前述“區域國別法”研究機構,國內的法學學者,尤其是國際法學者,多年來已經在國內外核心期刊發表了數量眾多的區域國別法高質量論文,學術交流研討活動十分活躍。這些學術研究成果聚焦英美法、歐盟法、東盟法、印度法等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法律制度、法律體系。由此可見,區域國別法的學科建設并非“無本之木”,該學科建設已經具有堅實的研究基礎和前期準備,并初步形成了自主知識體系。


          然而,當前區域國別法并未受到區域國別學科的足夠重視。歷史上,我國的區域國別學研究經歷了三次重要的發展期,法學研究始終沒有得到足夠重視。20世紀60年代初,我國的區域國別研究迎來“第一期發展”。我國成立了一系列地區國別研究機構,這些機構多依托于高校國際政治系,如北京大學的亞非研究所、復旦大學的資本主義國家經濟研究所、中國人民大學的蘇聯東歐研究所等。


          20世紀80年代起,我國的區域國別研究迎來“第二期發展”。關于域外問題的研究受到更多重視。許多高校設置了研究外國問題的專門機構,包括某區域或國家的研究機構。如中國社會科學院設立的美國研究所、歐洲研究所、日本研究所等8個研究所。該些研究機構以政治學學科為主要依托從事區域國別研究。包括這些研究機構創辦的《美國研究》《歐洲研究》《日本學刊》等刊發的論文,政治學領域成果占據絕大多數。


          進入21世紀,在教育部推動下,我國的區域國別研究進入“第三期發展”。在該階段,全國180多所高校有400余家教育部區域和國別研究(或培育或備案)中心,基本實現研究對象國別和區域的全覆蓋。除繼續依托國際政治學科外,國家開始依托外國語言文學、歷史學等學科進行區域國別研究建設,如北京大學設立了區域與國別研究院、上海外國語大學成立的上海全球治理與區域國別研究院等,對于法學的研究領域依舊沒有涉及。區域國別法與區域國別學使得不同學科間形成相互促進、相互完善的良性互動關系。法學研究的缺失會使得交叉學科屬性的區域國別學研究的完整性、綜合性、全面性不足,學科建設成效難以有效發揮,不利于區域國別學的學科發展。因此,必須重視以法學研究為基礎的“區域國別法”在區域國別學科建設中應起和能起的作用。



          “區域國別法”學科建設的時代價值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走向世界,以負責任大國參與國際事務,必須善于運用法治。法律是法治的主要形式和方法手段,是對一國社會習慣、人文風俗、國家制度文化的整體提煉。要充分了解一個國家,維護國家海外利益,首先需要了解這個國家的相關法律制度。區域國別法以研究區域和國家的法律制度為指向。在當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背景下,對我國積極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系,深化拓展平等、開放、合作的全球伙伴關系、構建更加公正合理的國際秩序和全球治理體系改革意義深遠。


          第一,“區域國別法”回應國家戰略。一方面,要統籌推進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區域國別法學科發展是回應與貫徹中央推進涉外法治建設的重要舉措。另一方面,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推動共建‘一帶一路’,需要法治進行保障!奔訌姟耙粠б宦贰狈ㄖ伪U鲜蔷S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需要,也是完善全球治理體系變革、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需要。系統研究、理解“一帶一路”沿線區域和國家的法律,有利于增強海外投資貿易的合法性和合規性,有助于以法治方式共建“一帶一路”。因此,區域國別法是“一帶一路”法治建設中不可或缺的內容,也是我國實行高水平對外開放戰略的重要保障?偠灾,構建中國特色的區域國別法學科體系,將為推動我國涉外法治發展、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提供重要支撐。


          第二,“區域國別法”有利于實現區域國別學的建設目標。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當前,世界之變、時代之變、歷史之變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展開!苯裉,人類社會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國家利益訴求、地緣政治、國家安全等問題變革頻繁。了解和研究外部世界、維護國家海外利益是變局下區域國別學發展的重要目標。法律作為社會交往必須遵循的基礎性規范可集中展現一國的經濟、政治、人文社會價值理念。在我國法學學科建設已經形成較為完備的理論體系和知識體系的基礎上,“區域國別法”可為交叉學科的區域國別學發展目標的實現提供重要支撐。


          第三,“區域國別法”有利于國家涉外法治人才培養。學科建設最重要的是人才培養。涉外法治人才是我國當前法治人才培養中的短板,而“區域國別法”人才則是短板中的短板,對外開放實踐急需能夠掌握區域和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和相關區域的法治人才。這類人才不僅要有法學基礎知識,還要有某些區域和國家的法律知識。不僅要有語言特別是非通用語言能力,還要具備一定的法律實踐能力。不僅要有法律思想,還要有了解國家和某些區域的政治經濟、社會風俗、道德傳統等法律文化素養!皡^域國別法”的學科建設有利于整合語言、法律、政治、經濟、文化等區域國別學科領域資源,同時結合法學實踐性較強的特點,可為國家培養復合型涉外法治人才提供有力支持。


          新時代新征程推進“區域國別法”學科建設的建議


          區域國別法要具有中國氣派和中國特色,就必須深入學習領會習近平法治思想和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完善全球治理的重要論述!皡^域國別法”的學科建設要服務于中國式現代化建設,切實以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推進該學科的理論創新;要以習近平外交思想為根本遵循和行動指南,堅持真正的多邊主義,推進國際關系民主化;要堅持正確的義利觀,服務于“一帶一路”倡議和全球治理體系改革。新時代新征程,與我國國際地位相匹配的區域國別研究自主知識體系已然成型,為更好地推動區域國別學實現長效化、多元化、體系化發展,我國亟須通過以下幾個方面推進“區域國別法”學科建設:


          第一,明確學科定位。學科定位是學科建設的首要問題,直接決定著學科的發展方向。從法學學科設置來看,主要以部門法為分支的學科體系或以國內國際二分法學科體系很難準確定位“區域國別法”。且“區域國別法”學科建設是以服務于區域國別學科建設為目標,是以為更好推動區域國別學的學科發展,應將“區域國別法”列為區域國別學科體系中的二級學科,由此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區域國別法”學科體系與學術體系。


          第二,統籌學科布局。區域國別研究既有的地域廣泛性特征使得高校和科研機構對于“區域國別法”研究的全面性不足。因此,“區域國別法”學科建設可以按照“以點帶面”的思路進行。全國各高?梢勒兆陨憩F有的“區域國別法”研究特點與學科優勢,先行推進對某一重點國家或某一重點區域的“區域國別法”研究和人才培養。以期在全國范圍內,打造自身獨特的“區域國別法”學科研究與人才培育特色。如依托西南政法大學的中國—東盟法律研究中心建立的西南政法大學區域國別學院便是以東盟國家的國別法和東盟區域法為重點研究領域,逐步擴展到對“一帶一路”沿線重點區域法和國家的國別法研究,形成了與其他高校、科研機構協同創新且差異化明顯的具有特色的學科發展和人才培養路徑。未來,“區域國別法”學科建設要統籌布局,助推全國高校、科研機構形成“區域國別法”研究和人才培養差異化、協同化、特色化發展模式,以期建立全面、系統、綜合、互補的“區域國別法”研究體系和“區域國別法”人才培養系統。共同推動“區域國別法”的學科發展。


          第三,建設學科平臺。學科平臺在促進學科建設發展中具有重要作用。鑒于區域國別學的交叉學科屬性,建議在教育部高校國別與區域研究工作秘書處的指導下,借助高校區域國別學人才培養與學科建設聯盟的平臺,設立區域國別學科建設發展委員會或“區域國別法”學科建設聯盟,整合國內高校區域國別法研究資源,同時,也建議相繼設立相關領域的聯盟,諸如區域國別語言文化、區域國別政治學、區域國別民族學等各領域學科為基礎的區域國別學科體系化的研究平臺,實現各學科平臺建設發展聯動。該平臺既需要為學科間的溝通、交流提供便利,還需要為交叉學科的學術活動、學術期刊提供支持。


          第四,加強智庫建設。智庫建設是區域國別學科建設的主要內容之一!皡^域國別法”的智庫不僅要為國家決策咨詢提供支持,還要為相關社會科學的發展提供理論支持和學科建議。智庫建設需要在政府機構和高校研究機構之間搭建起良好的“橋梁”,讓高校研究成果服務于國家戰略需求的同時,也為研究機構提供最新的國家實踐基礎。例如西南政法大學的中國—東盟法律研究中心,它是中國法學會首批法治研究基地、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東盟國家法律研究基地、重慶市新型智庫。新時代新征程,為回應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的發展需求,中心積極探索東盟國家的法律制度,對東盟國家等“一帶一路”區域的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展開研究,在東盟法律數據庫、法律咨詢服務平臺、合作課題研究和人才培養上取得成效,較好地詮釋了區域國別法的發展方向,展現了區域國別法智庫專業化、有特色的建設方向。


          第五,注重人才培養。區域國別法治人才則是涉外法治專業人才培養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當前,我國“區域國別法”人才匱乏,但我國有培養此類人才的基礎!皡^域國別法”的人才培養既要強調傳統法學理論和法學實踐的基礎性作用,同時還要突破傳統法律學科劃分的限制,系統全面地把握某一國家或地區的法律體系、法律實踐、法律思想、法律文化。因此,要打破常規,走跨學科、跨院系的協同創新之路,構建國別法律人才“雙協同”培養機制,培養研究應用兼顧的復合型“區域國別法”人才。例如西南政法大學區域國別學院便是以培養“區域國別法”人才為目標,依托中國—東盟法律研究中心這一國家級涉外法治研究基地,通過整合西南政法大學外國語言文學、政治和經濟學等學科資源,加強區域國別問題研究。同時協同國內外高校和法律組織創新培養新機制,為造就“國別通”“領域通”“區域通”“法律通”的復合型人才的培養做出了實踐探索,以服務共建“一帶一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當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對于增強文化自信、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聲音、參與全球治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區域國別學科建設是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聲音、參與全球治理的重要話語支撐。因此,我國亟須構建具有中國特色和中國氣派的區域國別學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以期更好地參與到全球治理進程中!皡^域國別法”也應充分發揮時代擔當,為新時代區域國別學科建設貢獻力量。


          (作者系西南政法大學區域國別學院院長。)



          責任編輯:譚則章
          本站系非盈利性學術網站,所有文章均為學術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權利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

            <nobr id="hlbhj"></nobr>
            <em id="hlbhj"></em>

            <form id="hlbhj"><form id="hlbhj"><sub id="hlbhj"></sub></form></form>

              <ins id="hlbhj"><sub id="hlbhj"><p id="hlbhj"></p></sub></ins>

                  操逼视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