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hlbhj"></nobr>
    <em id="hlbhj"></em>

    <form id="hlbhj"><form id="hlbhj"><sub id="hlbhj"></sub></form></form>

      <ins id="hlbhj"><sub id="hlbhj"><p id="hlbhj"></p></sub></ins>

          關于完善粵港澳大灣區知識產權民間調解制度的建議
          發布日期:2024-01-15 來源:法學創新網 作者:杜國明,劉曉潔

            隨著經濟體系的進一步完善,全球區域化經濟趨勢越發明顯,國際知識產權已然成為了新的競爭熱點,知識產權已逐漸成為國家競爭力的重要體現。2019年2月18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發布實施,意味著粵港澳大灣區是中國科技創新的重點發展基地,承載著我國強化知識產權戰略這一重要任務。知識產權已成為粵港澳大灣區發展中重要的一部分。當前,我國知識產權糾紛的解決方法主要以訴訟為主,但由于知識產權糾紛的特殊性,訴訟本身又存在一定缺陷,無法滿足知識產權糾紛解決的一些要求。通過訴訟解決知識產權糾紛并不是最佳途徑。民間調解作為訴訟外糾紛解決方式,具有程序靈活、成本較低等特點,對于知識產權糾紛的解決有著訴訟無法給予的優勢。因此,完善知識產權糾紛民間調解制度對粵港澳大灣區知識產權的保護與發展至關重要。為此,提出以下建議。

            一、健全完善調解規范制度

            第一,擴大民間調解對象和明確受案范圍。首先,需要拓展民間調解的主體范圍,將法人與法人之間的糾紛也納入民間調解的對象,明確知識產權糾紛屬于民間調解的受案范圍,為實踐中民間調解組織和機構調解知識產權糾紛賦予法律依據。其次,對知識產權糾紛適用民間調解的類型作出具體規定。規定可列舉知識產權民間調解的受案范圍,以期為當事人獨立選擇糾紛解決途徑時提供精準的指導與意見。

            第二,完善民間調解保密原則。一是要重視民間調解的信息保密,以立法方式全面規定調解保密內容,主要是調解信息與后續程序中的保密,明確民間調解信息保密的范圍,對民間調解過程中產生的信息、信息的產生方式以及信息的發生時間作出界定。二是要規定民間調解保密的實現方式,可以通過民間調解保密協議、民間調解保密特權以及調解員免證特權等方式來實現保密。三是確定民間調解保密原則的例外,如規定存在調解結果可能直接或間接地侵害公共利益的,調解協議未充分考慮對弱者權益進行保護的,當事人違反調解誠信參與義務的等等情形時,調解員可以不受人民調解保密原則的約束,進行披露。

            二、完善大灣區民間調解協作機制

            粵港澳大灣區知識產權調解中心應發揮其引領作用,制定一套完善的知識產權糾紛調解管理規范,包括調解程序、調解規則以及調解員的資格選任等,并打造相關網絡平臺予以公布,為大灣區其他知識產權調解機構規則的制定起到示范作用;積極組建知識產權調解交流平臺,統籌資源配置,為大灣區各知識產權民間調解機構建立良好的溝通機制,實現三地調解優勢互補、資源共享。必要時,可設立相關部門專門負責與三地法院及行政機關對接,引導當事人通過粵港澳大灣區知識產權調解中心開展糾紛的處理,探索以協議的方式建立制度保障,如簽訂大灣區知識產權糾紛委托調解合作協議,從而有效暢通訴訟與非訴訟機制,構建一套具有大灣區特色的訴訟與非訴訟相互銜接的工作機制。

            三、 建立調解員培訓及資格認證機制

            第一,建立大灣區知識產權調解員認證機制。該機制的設立可以由粵港澳三地政府進行主導,并且加入非官方組織作為協助,如律師協會等,并可組建大灣區統一知識產權調解員認證平臺對調解員進行考核和資格授予,可以根據知識產權的不同類型或調解員擅長的領域,對調解員進行區分認證。同時,調解員認證制的考評機制也需要進一步完善,可以知識產權糾紛案件的難易程度、標的額大小等內容作為劃分標準,對調解員的考核進行準確的評價,實現考核規范性。對經過任前培訓、滿足培訓要求的調解員,納入到粵港澳大灣區統一的知識產權調解員名冊中。對于已在職的調解員,則要求參加定期的培訓和資格考核,并可建立調解員分級制度,根據相應的級別進行劃分,不同難度的知識產權調解案件可以由不同等級的調解員參與,以確保調解員能力與案件相符合。

            第二,建立粵港澳三地調解員培訓合作機制。首先,培訓可以由粵港澳三地知識產權調解機構牽頭,發揮三地調解優勢,邀請調解專業人士參與到培訓活動中。其次,加強粵港澳三地各高校法學院的交流合作,開拓知識產權調解專業,對學生開展專業化的知識產權調解課程,組織調解實踐課程,邀請法學專家講解實際案例,以影像的方式加以記錄,為后續課程提供培訓資料。最后,設立調解員培訓的交流平臺,以互聯網形式加強溝通,調解員可進行自主學習與交流,培訓機構也能夠借助平臺,隨時了解到調解員的學習短板與問題,開展針對性的培訓課程。

            四、進一步完善調解協議的確認和執行制度

            第一,加強粵港澳大灣區社會誠信建設。一方面需要進行誠信體系的調查研究,以一體化建設為規劃目標,開展符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現狀的信用指標體系,對違反誠信的行為人進行公示,構建違規違信懲戒機制,形成震懾作用。另一方面,應完善理論基礎,可邀請三地法學專業人員,共同推進知識產權信用法律制度理論體系建設,完善三地法律制度的對接,實現三地服務渠道暢通,真正落實大灣區知識產權信用法律制度。此外,要嚴格落實失信聯合懲戒制度。

            第二,強化調解協議的執行效力。一方面,推廣“調解+仲裁”模式。大灣區內已有多家民間調解機構采用這一方式增強調解協議的執行力,如深圳國際仲裁院調解中心、香港和解中心等。該種方式已經過粵港澳地區多年的實踐應用,實踐效果值得肯定。鑒于此,以“調解+仲裁”的方式來增強調解協議的效力,符合粵港澳大灣區的實際情況,可以有效保障調解協議的執行效果。另一方面,完善法院強制執行調解協議模式。以法院賦予強制力的模式一直得到學界的普遍認可,通過向法院申請司法確認,賦予民間調解協議強制執行力,以此來提高執行率。

            作者:杜國明,華南農業大學人文與法學學院教授;郭就厲,華南農業大學人文與法學學院研究生;劉曉潔,華南農業大學人文與法學學院研究生

            


          責任編輯:郝魁府
          本站系非盈利性學術網站,所有文章均為學術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權利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

            <nobr id="hlbhj"></nobr>
            <em id="hlbhj"></em>

            <form id="hlbhj"><form id="hlbhj"><sub id="hlbhj"></sub></form></form>

              <ins id="hlbhj"><sub id="hlbhj"><p id="hlbhj"></p></sub></ins>

                  操逼视屏